<label id="gwyga"><object id="gwyga"></object></label>
  •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大愛德之:共享文明的闡述與踐行
    發布時間:2020-05-19

    【編者按】 文也先生《大愛德之:共享文明的闡述與踐行》一文經華聲在線刊發后,引起強烈反響,特轉載于此,以饗讀者。

     

    大愛德之:共享文明的闡述與踐行

    ——兼談盧德之歌詞《送你一條桃花江》

     

    認識盧德之先生,純粹是一次偶然。

    2015年的夏天,我的朋友攝影家大偉,從北京來到長沙,準備辦一個企業家肖像攝影展。大偉是一個對藝術異常執著的兄弟,他的理想是給當今企業家建立一座肖像館。為此,他還自費考察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國家肖像館、日報大阪企業家博物館國等。他東奔西走地為國內有影響的企業家諸如馬云、董明珠、王石、馮侖等一百多人拍攝了形態各異、能夠體現他們思想與精神的肖像照片。大偉的藝術偏執,得到了盧德之先生的贊賞、認同和支持,這次的長沙展,便是盧德之先生背后支持的。恰逢盧德之先生的著作《讓資本走向共享》出版,大偉和我商量,希望在攝影展開展之前,舉辦一個讀書會,請盧德之先生做一個關于“走向共享”的主題演講,大偉還承諾,他還請當年在湖南衛視《新青年》的制片人、現在在國內影響很大的楊暉女士來主持這個讀書會。

    攝影展和讀書會都很成功。草根出生的大偉北漂多年,能夠得到盧德之先生的支持,他的夢想從此插上了翅膀。我的收獲更大,不僅和盧德之先生成為了好友,并通過他打開了與中國慈善公益界和倫理界對話的渠道。

    隨著盧德之先生的《讓資本走向共享》、《資本精神》、《論資本與共享》和《論共享文明》的出版,盧德之先生已經在慈善公益和哲學上開始構建了自己的話語方式和思想體系,并得到了國內外慈善界和思想界的認同。

    聯合國第65屆聯大副主席Henry Mac Donald(左)和盧德之先生合影

    盧德之先生是站在一個新的高度來審視人類文化和文明的,這里不僅有對中華文化和文明的傳承的思考,還有對世界文化和文明的融合與發展的思考。他改變了傳統的以生產關系認知世界的方式,從生產力的角度重新認知世界;他試圖打破東西方價值觀的對壘,用“多級均衡,協同共享”來構建世界文化對話的模式。他富有前瞻性地認為:“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以資本為物質基礎,以資本精神為思想動力,以共享發展為目標的發展道路,必將是人類文明協同發展的共享之路!二十一世紀必將是人類從局部共享開始,并逐步向共享社會形態超越發展的創新世紀!”正如人民大學鄭功成教授所說的:“盧德之先生的著作,正是圍繞這一重大主題,以開放、包容的胸懷將資本與共享融為一體,認定資本精神與共享發展是人類文明協同發展的共同價值,充分展示出了作者的深刻思考、獨到見解與人文情懷”。中國倫理學會會長、清華大學人文學院院長萬俊人教授認為:“他的思想,應該被看作是引領當代湖湘倫理學派的標志性成果和理論創新發展的標桿。”

    盧德之博士師從倫理學泰斗唐凱麟教授,是其得意弟子之一,可謂得其真傳。他情懷的釋放,他的大愛,不僅僅在理論與思想的構建,還在于在慈善公益踐行的路上。

    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他第一時間趕到汶川實施救災活動,并在當年成立了華民慈善基金會。成立基金會,是為了在組織構架上更好、更有效地參與對社會的救助工作,這也是國內最早的民間基金會之一。完成對汶川的救助后,他又轉入對貧困大學生的一對一的救助,并堅定地堅持不予救助對象見面的理念,贈與人而不讓人見其面、感其恩,這是現代的慈善觀念,也是他大愛價值觀的體現。他給他的團隊提出了“拼命地掙錢,拼命地省錢,為神圣事業拼命地花錢”的價值取向,使得華民基金會成為國內一支有影響力的基金會。

    音樂人陳越先生(左)和盧德之先生合影

    從理論的構建來說,這畢竟是學術界的事情;從慈善公益的踐行來看,這也是一個行業的事情。為了讓共享文明這朵花開得更加璀璨,必須落地,必須根植民間。為此,盧德之先生和音樂人陳越先生合作,由他作詞,陳越作曲共同創作了歌曲《共享頌》。2019826日上午,《共享頌》在第68屆聯合國NGO大會青年領袖峰會上唱響。

    “回望歷史長河,洞見人心深海,天下大同是不滅理想,東方圣人,西方先哲,早把共享的圣火點燃;偉大的地理大發現,地球被人類稱為了世界,從此欲望插上了翅膀,競爭成為了時尚;工業大潮成就現代,科技革命主導發展,百年巨變的風云,再次改變人類發展的方向;文明互鑒,求同存異,百家和鳴,同頻交響;讓共享文明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靈光,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讓共享之歌在寰宇飛揚”。

    中國歌手黎冰冰在第68屆聯合國NGO大會演唱《共享頌》 

    隨著音樂聲響起,與會代表靜靜聆聽那深情、優美、雄厚、磅礴的歌聲,沉浸在了歌聲所描繪的世界。陳越先生是一位卓越的、才華橫溢的音樂人,在作曲時,融進了中外音樂的諸多元素,這也是《共享頌》可以超越國界的另一種力量,音樂的力量。盧德之在聯合國總部接受聯合國新聞記者協會記者采訪時談道:“共享是根植于中華文明之中最古老、最原始、最重要的基因,它不是一代人的覺醒,而是綿長而持續的存在,是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文明選擇。文明發展到今天,人類社會要走向未來,必須文明互鑒,求同存異,百家合鳴,同頻交響。共享文明是一首交響曲,而歌詞是我對共享思想對人類命運和去向的描述,這是由中國人作詞、作曲并第一次在聯合國由中國人演唱的作品,將我們的理念以音樂的形式表達出來,這呈現給世界的聲音,是思想的歌唱,同時也是我們獻給聯合國大會、獻給全人類的一份禮物。”

    隨著《共享頌》的傳播,被翻譯成多國文字,盧德之先生內心深處的又一團火被點燃了。他說:“音樂是人類超越其母語的共同的語言,是人類內心深處情感與思想溝通的語言,是愛的和鳴,思想的同頻,力量的共振”。因此,他和陳越先生再次合作,創作另一首新歌《送你一條桃花江》。

    朋友不要太憂傷

    請你忘掉那些紛繁的過往

    如果你正經歷著彷徨

    請你去我的家鄉走一趟

    我會送你一條桃花江

    陪你在那江上醉一場

    請你原諒我別無長物

    唯有這條清清的桃花江

    盧德之先生是益陽桃江人,桃花江是他家鄉的母親河。這種以母親河為背景的歌曲不可謂不多。喬羽作詞、劉熾作曲的《我的祖國》,開篇就是:“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可謂黃鐘大呂,名篇留史。30年代,著名作曲家黎錦輝先生于1928年在南洋群島巡演時創作的、以自己的愛情故事為背景的《桃花江是美人窩》,那也是家喻戶曉,唱紅了桃花江,并譽滿了日本和南陽。

    盧德之先生的《送你一條桃花江》,從朋友細小的側面入手,以母親河為對象,以情感為主線,在世俗的生活層面洞開一縷藝術之光,讓我們沉浸其中,如癡如醉,體悟人生之真諦。

    就曲風而言,陳越先生采用基本是民謠曲風。中國的校園民謠是受臺灣民謠影響,臺灣民謠是受到了日本的搖滾和民謠風格的影響,你喜歡早期羅大佑的話,肯定也會喜歡吉田拓郎,會喜歡井上陽水。此曲率真樸實,真情自然,纏綿婉轉,層層推進,一氣呵成。

    這種建立在世俗基礎上的詞與曲,注定是和普通老百姓關聯的,也正是盧德之先生為“共享文明”如何落地、如何和普通人息息相關的良苦用心。他說:“這里是我的出發地,也是我的快樂老家,《共享頌》里面的共享之聲是個多維的概念,但是最后落腳,必須落腳在出發地,落腳在桃花江,落腳在我的母親河。”

    盧德之先生是一位哲學家,他骨子里承繼的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湖湘文化的憂樂觀,他說:“有大憂,才有大樂。這首歌,我是把自己融入其中寫的。我是在桃花江等你的我,也是我還要回到桃花江的我。因為我是帶著大憂,對國家對民族對人類的憂,以心憂天下的情懷,來完成歌詞的創作。所以不管山高水長,我在桃花江等你。這首歌曲擯棄了口號式的詞句,用純粹的藝術方式來表達文化價值。這是跨界的,跨地區的,有文化價值的。我們試圖用善、用情、用愛、用智慧打動著每一個人的心。這樣的一首歌,它與《共享頌》就構成了一個整體。”

    從故鄉之情、朋友之情,到人類的溫暖與關愛,始終貫穿在這首歌的詞與曲中,這是兩位大家靈魂深處的共鳴,也是他們大愛無疆的真實表達。

    盧德之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慈善家、思想家,在外人看來,有著無比的榮耀和光環,他的回家,一定是衣錦還鄉。然而盧德之卻說:“我回家最好是悄無聲息的,我不是昂首闊步、衣錦還鄉,我是帶著憂傷,帶著在外面奔波幾十年滿是傷痕的身軀,帶著大憂,懷著思念和一種敬畏回到家鄉,來安放靈魂的,桃花江是我靈魂的安放地!”

    走了很遠很遠,又回到了出發的地方。公元四世紀,大詩人陶淵明《桃花源記》橫空出世,這不僅僅是一篇名傳千古的優美的散文,同時是表達知識分子“大同世界”的一幅理想藍圖。20世紀在桃花江出生的盧德之,在世界舞臺上宣講“共享文明”的時候,當他唱響《共享頌》和《送你一條桃花江》時,你是否感到這里的一脈相承和歷史的必然。

      
    您是第 位訪問者 京ICP備0810300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4597號 版權所有:華民慈善基金會
    99久久免费国产特黄